冷川三旬

“你在渡船口。”



你好我是林冷川!很开心见到你。
我是个画画的,有的时候也写小东西。
目前喜欢的cp是all澄all。
我的爱豆是华晨宇!!!请不要在我面前讲任何他的不好对不起我无脑偏袒!!!
飘忽不定,容易跳坑,懒癌晚期。
感谢相遇,请您慎fo!

送给两位大哥

老子物理过啦!!!!!!!!!捡了个B!!!!!!开心死了呜呜呜呜呃呃

找我玩啊

【曦澄】Private Moon(一)

“那是大约在五岁的时候。”

蓝曦臣讨厌很多事情,但一般来说,睡觉不在其中。

或者说有点太喜欢了。小小的一个团子,什么时候都不哭不闹的任人揉圆搓扁,嘴角弯弯,像吃了口黏糊糊的蜜,那样软和的泡发开来,眼神是沉淀下来的。唯独睡觉的时候给弄醒了,是一定要发脾气的。发脾气也是温温吞吞模样,鼓个腮帮子活像只仓鼠,却是怎么也哄不好,不肯理人,天知道什么时候才肯消气。

说白了就是个闷葫芦。

窸窸窣窣的,阳台上传来的声音,像是蒙了层纱一样。他睡觉的时候就是一点儿响动也能惊醒这只小白兔,眼圈红红。当时还是蓝涣的蓝曦臣揉着眼睛,心想估摸又是哪个笨手笨脚的佣人不小心,一定要过去看看,一定要告诉他这样不好,老师说的,别的小朋友做错了事情,一定要告诉他,帮他改正。

趿拉着拖鞋,他走到阳台上去。银色的水从遥远宇宙倾泻而下,浩浩汤汤铺就一大片,给所有黑的摸不着边际的物事平添了柔和。月亮半弯,是个露齿的笑,笑些只有自己知道的事情。

月亮下是个少年,拄着很长的拐杖,瘦削肩头偏挂了件宽大务必的绒边红披风,眼睛圆圆的,鹿在森林里奔着,映着那些水,映着他。鹿在他的心口跳着。

蓝涣彻底傻眼了。他长大着嘴,犹豫了很久才发出音节。

“你是神仙吗?”

听了这话的少年一跃而起,凶巴巴的喊:“小孩子不要乱讲——”忽然好像反应过来面前是个小孩子,这样子会吓着人家,万一哭怎么办?于是恹恹的又盘腿坐下来,努力挤出一个在他看来温柔可亲的笑容,然后歪着脑袋十分认真的想了一会儿,才说:“嗯...我想不是的。我也不是故意到你家来,我睁开眼就在这儿啦。”

他不擅长笑,但是非要笑出来的样子,让蓝涣想到了门口讨食的黑猫,明明不亲人,却非得僵硬的袒露肚皮来讨好。对那猫他只觉得难过,对这个眼见着不比他大多少又喊他小孩子的少年,也许是月色旖旎,蓝涣只觉得可爱又惊慕。

于是他又问:“那么你是什么呢?”

少年一下子神气活现起来,笑容变得发自内心,灿烂如一个冰雪融化的南国早晨:“我嘛,我是个牧羊人。追逐月亮的牧羊人。”

蓝涣懵懵懂懂的点着头,暗自可惜,这么好看的大哥哥,可惜脑子坏掉了。

“你不信啊?”

霎时间少年的身体在披风里开始发光,许许多多的星星,从他身上剥落,旋转,整个阳台上全是揉碎了的光。等蓝涣再睁开眼,只看见少年骑在一只棉花糖一样蓬蓬松松的绵羊身上,像个国王挥舞权杖一样舞他的长木棍。绵羊的毛里全是星星,一闪一闪的,活像是商场里的玩具。

蓝涣这下子真的愣住了。

少年凑近他。

“你好呀。我叫江澄。”








又开了新坑【。】灵感来源是俄罗斯艺术家的一组照片。
大概是个半吊子的童话故事OTL

我昨晚做了个梦,梦见羡澄在一个白色的天台,周围是很多巨大的绿叶植物,叶子飘啊飘啊,一直挡在他们中间。叶子实在是太大了,他们谁也没有办法移开来,于是他们背对背坐在叶子的两边唱着歌。然后忽然起了风,所有的植物都被吹走了,但风把他们吹在了一起,于是他们亲吻着,相拥着,跳下了天台。

这他妈什么东西???

对不起,我又接了无偿的北老师
我去死吧

全世界只有我没看镇魂吧

新的一年也请继续美丽下去!!(x)

打扰一下...有朋友点个图吗,cp限定曦澄那种,主要是没什么脑洞可画了,画风见主页!占tag致歉喔。